1. <ins id='1m5q'></ins><dl id='1m5q'></dl>
      <fieldset id='1m5q'></fieldset>

    2. <tr id='1m5q'><strong id='1m5q'></strong><small id='1m5q'></small><button id='1m5q'></button><li id='1m5q'><noscript id='1m5q'><big id='1m5q'></big><dt id='1m5q'></dt></noscript></li></tr><ol id='1m5q'><table id='1m5q'><blockquote id='1m5q'><tbody id='1m5q'></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1m5q'></u><kbd id='1m5q'><kbd id='1m5q'></kbd></kbd>
    3. <i id='1m5q'></i>

          <span id='1m5q'></span>

            <i id='1m5q'><div id='1m5q'><ins id='1m5q'></ins></div></i>

            <code id='1m5q'><strong id='1m5q'></strong></code>
            <acronym id='1m5q'><em id='1m5q'></em><td id='1m5q'><div id='1m5q'></div></td></acronym><address id='1m5q'><big id='1m5q'><big id='1m5q'></big><legend id='1m5q'></legend></big></address>

            是誰殺死瞭暴走團成員

            • 时间:
            • 浏览:33
            請看莊生鼓盆事,逍遙無礙是吾師。逍遙到飄起來的小編在天上飛著為您說新聞。今天天氣不錯,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準備好瓜子板凳,我們一起去瞧一瞧。

            暴走運動是舶來品,它濫觴於美國,風靡於歐美,後來流行於日韓,近些年也終於成功收割瞭平日孤獨寂寞的中國大爺大媽。大爺大媽們穿上統一的服裝,喊上整齊的號子,邁著矯健的步伐,浩浩蕩蕩地邁向瘋狂的“暴走之路”。

            “不是我們故意要上馬路。”這次事故中的山鷹協會會長許貴林解釋,平日的晨跑路段正在修路,兩側“路不好走”,而且當時路上車很少,所以晨跑團才會上機動車道。然而這並不是暴走團“征戰”機動車道的理由,根據我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一條規定: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占用道路從事非交通活動。機動車道暴走,已涉嫌違法。

            這些大爺大媽在傢的時候,也都是一位位和藹可親的爺爺奶奶,然而當他們一齊走上馬路上的時候,就成瞭“壞人變老瞭”的典型。在互聯網上,他們的形象早已被固化。這些“年富力強”的老人,不僅僅在馬路上暴走,他們還在地鐵上辱罵不讓座的年輕人,或者在籃球場上同小夥子們舌槍唇劍爭地盤,又或者在居民區附近開著高音喇叭大跳廣場舞。在質疑老年人“倚老賣老”,漠視規則的同時,我們是不是要進一步思考一下,為什麼這些規則對他們隻是選擇性適用呢?

            暴走團機動車道健身被撞 1死2傷

            暴走團機動車道健身出人命 責任如何劃分

            面對一起起老年人和年輕人之間的沖突矛盾,苛責有時候確實沒用。因為很多老年人,在面對變化越來越快的社會生活時,他們的原有經驗已不能指導自己處理同年輕人之間的深深鴻溝,然而當他們一進入集體生活,瞬間就找到歸屬感。在集體的庇護之下,規則就被徹底犧牲瞭,集體生活中的“失智行為”顯現。嘹亮的口號,整齊的步伐,伴著晨曦或夕陽,他們找到瞭屬於他們的榮光。

            規則面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但在集體中,個人成瞭大傢。一方面,個人的榮譽成瞭大傢的榮譽,另一方面,個人的責任和義務也被大傢均攤。在集體成員素質不高的情況下,群眾就成瞭群氓。因此,越是身處集體,越需要謹言慎行,需要具備規則意識的覺悟,不能讓道德迷路,讓智商下線,真正做到行有邊界,言負其責,規則面前人人平等。

            老年人暴走團顯示瞭城市規劃管理漏洞

            任何一枚普通的硬幣都有自己的兩面。同樣,當我們在吐槽著大爺大媽今天又跑到機動車上鍛煉,明天又搶占籃球場跳廣場舞的時候,是不是也要反思一下,城市在飛速發展的同時,留給他們的空間又在哪裡呢?

            當歐美的暴走團在廣闊天地大聲“歌唱”自由飛翔,上演暴走版“瘋狂的麥克斯”時,我們的大爺大媽隻能冒著生命危險在機動車道上高唱《夕陽紅》。誠然,大爺大媽確實不應走到本不屬於自己的地兒鍛煉身體,但仔細思考一下,公共交通和市政設施有沒有人性化對待那些沒錢去健身房鍛煉的底層群眾呢?城市在規劃佈局的時候,有沒有為這些業務時間充足的老年人預留一定的休閑空間?

            每個人都會變老,每個人也都會走向不屬於他的時代。現階段,老年人面對網絡化生活趨勢,業務休閑活動越來越局促,可供選擇的活動空間可能又遠不能滿足需求,兩難選擇之下,他們同年輕人搶籃球場跳廣場舞,同機動車搶地兒跑步也不那麼難理解瞭。

            大爺大媽在機動車道上暴走,是置生命於“萬一”中,試想一下,如果能有更好更安全的地方鍛煉身體,交流感情,他們還會選擇冒著生命危險走上馬路嗎?城市的發展不能僅僅以GDP作衡量標準,對市民的人性化程度,對公眾生活的寬容程度也應納入指標中。

            “暴走團”引發網絡熱議 安全問題堪憂 暴走團之癥 宜解不宜結

            暴走團被撞究竟是誰的責任?這個問題不能簡單的一概而論。雖然大多數網友普遍認為這是暴走團的責任,是他們“活該”,殃及瞭“無辜”的司機。但是有律師認為,在沒有交通信號的道路上,即便暴走團有錯在先,司機也應當及時避讓,確保安全。同時,暴走活動的組織者也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依據《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規定:“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各方觀點眾說紛紜,但最終的結果仍然需要警方通過實地調查取證得出。然而,這事兒塵埃落定之後呢?是一切塵歸塵,土歸土,被人遺忘,還是能夠用血的教訓換來公眾規則意識的覺醒?

            誰的生命都經不起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在機動車道上暴走的大爺大媽擔不起那麼多的“活該”,“該死”。畢竟,訴諸感性和肆意謾罵都不能夠解決問題,隻有真正行動起來,個人、政府、執法部門三方聯動,才能盡可能減少甚至杜絕類似於“老年人爭地盤”的矛盾。

            面對這些忽視瞭規則的大爺大媽,我們既不能“站在世界中心呼喚愛”,也不能一味苛責歧視。我們理應尊敬老年人,老年人也不能倚老賣老。我們也理應遵守交通規則,畢竟,在規則面前,隻有行人與機動車,沒有老年人和青年人。

            全副武裝叉車壓陣 “暴走團”升級?

            欲要知曉更多《是誰殺死瞭暴走團成員》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